“我们的幸福写在脸上”

  

发布日期:2018-12-04
【字体:打印

原题目:“我们的幸福写在脸上”

制图:潘旭涛

11月下旬,位于青藏高原东北边缘的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,已是大雪漫天,门路结冰。没有特殊需求,栖身在这里的村民们就不会外出了。而若尔盖县求吉乡下黄寨的村支部书记供产,却义无反顾、无比憧憬地出发了。这一次,他的目的地是千里之外的北京。带着乡亲们的嘱托,他要去国家博物馆观光“伟大的厘革——庆祝革新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”。

停止11月27日,这个展览的现场观光人数已凌驾56万人次。在云云热情的观众中,有一个特殊的群体,他们的故事就出现在国家博物馆的展板上。像供产一样,他们是看展览的观众,也是展览中的人物,更是革新开放的亲历者、见证者。他们从天下各地来到北京,看中国革新开放40年的故事,也讲述自己的革新开放故事。

四川藏族群众:

高清电视连通了我们和天下“我们看《新闻联播》知道了这个展览,没想到我们的照片会泛起在展览里,我们特殊开心。临走前,我80多岁的老母亲含着眼泪握着我的手,嘱咐我,一定要到北京去,向党和政府陈诉,把我们的幸福生涯告诉各人。”在国家博物馆见到供产,他穿着一身藏族服装,黝黑的脸上挂着明亮的笑容,热情地给记者讲述他家乡的新转变。

这个新转变,就出现在第五展区“大国气象”的一张照片里。照片显示的是光纤网络进村后,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的藏族群众在家收看高清IPTV节目。画面上,一位老者和一位女子正坐在家中的沙发上看电视,老人手里拿着遥控器,正在选择节目。从电视屏幕可以看出,有热剧、动漫、纪实、NBA、英超级多种选择,两人都笑得很开心。

照片定格的这一幸福瞬间,现在在若尔盖县变得稀松寻常了。围坐在客厅寓目电视成为家家户户的通俗一景,以至供产都快忘了以前的日子。

1998年,他买了村子里第一台也是唯一的一台电视机。供产记得,那是一台长虹牌是非电视机,从成都背回来。那时间,看电视是件珍贵的事,天天只在晚饭后的特准时段有信号,而且是转播,各人便只能看纪录片、故事片。到了2000年,供产才换上彩色电视,可以看四川台、中央台。

现在,光纤入户,家家户户都有了高清电视,节目内容也富厚起来。新闻信息可以在第一时间获取,老人们想看的藏语频道有了,孩子们喜欢的动画片也有了。前一阵子,上海举行首届中国国际入口展览会,各人都通过电视相识了许多,而且发自心田的兴奋,对于生涯在中国感应自满。

56个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牢牢抱在一起,革新开放40年来,藏族人们的生涯发生了排山倒海的转变。看电视这个小小的转变背后,是通水、通路、通电、通手机(电话)、通广播电视的“五通”工程。随之而来的另有网络。现在,村里的人们坐在家门口就能网购,刚刚已往的“双十一”购物节他们有到场;通过在线教育,州里中央小学上学的孩子们可以享受成都最好的师资;年轻人还在网上做起了生意,卖虫草、牛肉干,生意红火。

来北京时,供产一行乘汽车、坐飞机,一起上花了3天时间。虽然旅途疲劳,现在供产却着急赶回家,把他在北京的见闻告诉父老乡亲们。他告诉记者:“看看就知道了,我们的幸福写在脸上。”

云南山区群众:

我们用上清洁卫生的自来水了

展览上,一组对比鲜明的3张照片引人注重。一张是各人围在一个小水塘边舀水,一张是挑水的队伍在山间小路上排队前行,另有一张则是人们在家门口用自来水管里放出的水洗濯蔬菜。

这三张照片,是云南省红河州泸西县群众革新开放以来生涯转变的缩影。而这个转变,泸西县三塘乡连城村的张树华亲自履历,颇有感伤。

连城村是云南省红河州泸西县三塘乡的一个自然村,处于山区,山高坡陡,峡谷纵横,水资源匮乏。100多年来,这里的人们都要到五六公里外的一个水塘去挑水吃。由于山路蜿蜒,旅程又远,靠人挑马驼,往返一趟5个小时也就能运回来4桶100公斤的水。为了节约,村民们连“洗过脚的水也不敢倒掉,要留着喂畜生。”水塘里的水,是雨天自然积水。据张树华回忆,“水比力浑,味道几多有点土壤味。”村民们也不懂处置惩罚,只是放在水缸里沉淀一下就使用了。

2014年,政府帮每户人家建了一个20立方的家庭地窖,也帮助消毒,终结了挑水吃的日子。2017年,自来水通到了家家户户,而且免费。“现在自来水管一打开就有水了,是真正卫生洁净宁静的水。”张树华的话里透着兴奋,“以前从地里干活回来,一身土壤汗水,也没法沐浴,现在呢,天天都可以先沐浴再用饭。”

人的生涯离不开水,工业生长同样离不开水。原本,三塘乡大部门耕地属雨养农业,只能种些土豆、荞麦、玉米,靠天用饭,农作物产量低而不稳。现在有了水,浇灌问题迎刃而解,还能莳植蔬菜、水果、中草药等附加值更高的农作物,黎民收入成倍增加。

现在,张树华伉俪二人有21亩地,土豆、玉米、水果、中草药都种上了。他还准备扩大谋划,再承包五六亩地,多种些时间短、收益快的蔬菜。“党的政策好,现在只要肯干活就有收入。”张树华笑着说。

水,是生命之源。农村饮水宁静和牢固提升工程的实行,彻底改变了已往中国许多地方农村住民远距离背水运水的历史。2005年以来,天下农村饮水宁静保障水平大幅提升,解决了5.2亿农村住民和4700多万学校师生的饮水宁静问题,由此也动员许多地域走上脱贫致富的门路。

对于未来的生涯,张树华充满了希望:“现在我们村人均收入凌驾6000元,即将要组织脱贫验收,下一次宣布脱贫村,应该就会有我的家乡了。”

库布其治沙人:

好日子是奋斗出来的

在“历史巨变”主题展厅,一则名为《中国经济闪灼东方》的主题片循环播放。其中有一幅画面,是在一座种满绿色植被的高高沙丘上,镶嵌着由绿色植物组成的“绿色中国梦”5个大字,耀眼醒目。这处地标性景观,位于内蒙古库布其沙漠之中。家住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独贵塔拉镇的高毛虎,正是栽下这处景观的一员。

回忆起昔时的沙尘暴,高毛虎还心有余悸。“每年春上3到5月沙尘暴频仍,一起风就是沙尘暴来了,人完全没法出门,戴啥都不顶事。沙子打得脸疼,眼睛也睁不开,若是在漫天黄沙里迷失了偏向更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沙尘暴影响莳植、放牧、出行,懦弱的生态情况更和贫穷形成了恶性循环。从2000年最先,高毛虎随着亿利团体去种树治沙。人为天天结算,一穴沙柳挣2毛,一棵杨树挣8毛,手快点天天能领30元人为,在其时算是难过的好事情。就这样,高毛虎在库布其沙漠种树已坚持近20年。

从最初的铁锹挖坑种树,到厥后生长出成本更低、效率更高、效果更好的“水气植树法”“甘草平移法”“无人机植树法”等,一代又一代坚守在库布其沙漠的治沙人走过了在野外睡帐篷的日子,走过了白昼种树晚上浇水的日子,他们把每一棵树苗从春上管护到第二年春上,确保其可以存活、生长。30年如一日的坚持,实现了从“沙进人退”到“绿进沙退”的历史性转变,库布其6000平方公里的荒原终于变为绿洲。

高毛虎说,现在的库布其,已经有6年左右没刮过沙尘暴了,起风都是清风掠面。他当上了民工联队队长,做了种树带头人,还随着亿利团体,走出库布其沙漠,将库布其治沙履历带到更多地方。在内蒙古通辽科尔沁沙地、河北坝上、内蒙古阿拉善盟乌兰布和沙漠、西藏山南等地,莳植工程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

防沙治沙助力脱贫攻坚,这样的“中国智慧”还获得了天下点赞。2014年,库布其沙漠生态治理区被团结国情况计划署确定为“全球沙漠生态经济树模区”,2015年,“库布其模式”被巴黎天气大会标举为“中国样本”。“天下荒原化治理看中国”成为国际共识。

高毛虎说:“这么多年种树治沙,我心里挺乐,我以为这份苦没白受,汗水没白流。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现在转头看看我种过的树,一片绿色,我以为值。”在高毛虎看来,库布其精神实在很简朴,就是坚守坚持加科技创新和不离不弃。他说:“好日子是奋斗出来的,幸福是干出来的。”

责任编辑:

【纠错】责任编辑:杜徒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网站地图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 鄂ICP备125388号-5

京公网安备 1101017381号